学海无涯“网”作舟

最核心的是把人留下来,做好“落地生根”的教育。

我们关注在线教育的价值体现,一是它如何提高了学习的效率,二是它如何实现育人的意义。

面临疫情和油价的双重夹击,北京时间3月9日晚间,美国三大股指大幅低开,触发熔断机制,此刻,距第一次熔断时隔24年。

据东方财富网数据,武汉封城后近一个月内,在美上市的100多家新经济公司,85%股价下跌,平均跌幅为20%。另有20家股价上涨的新经济公司,其中6家属于在线教育行业:51Talk上涨56%,领涨中概股,网易有道、达内教育、跟谁学、新东方在线均实现20%左右的涨幅。 

这段特殊的宅家时期,在线教育挺进风口。

(图:新华社)

春风才度“网课”关 

“K12”全称为“Kindergarten to 12”, 意指美国教育体系中的幼儿园到十二年级,在中国通常指小学至高中学段。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截止到2018年,中国K12阶段在校生人数超过1.74亿。

通常情况下,校内教育是K12阶段学生的主要学习场景,围绕语数外、物化生、政史地、体育、音乐、信息科学等学科开展的课程是主要学习内容。一般而言,校内授课时长越长,意味着学科的地位越高,考察的难度就越高,学生需要付出的校外学习时间和成本也会相应提高。在升学压力下,课外辅导作为重要的提升手段,成为刚性需求。

根据不同课程在校内课堂和考试的难易程度,校外的学科辅导也划分出不同的刚需,据艾媒咨询数据,英语、数学是K12在线辅导最热门的学科。

自2020年1月27日起,国务院及教育部相继发布了关于延长假期及延期开学的通知,各省市纷纷响应,“停课不停学”全面铺开。随之,学而思网校、新东方、猿辅导、51Talk、作业帮等多家在线教育平台陆续向公众免费开放平台资源,网易有道也将开放范围扩大到全国中小学生。 

然而,依赖线下授课、在线运营技术弱、现金流短缺的中小教培企业难以承压,一些受冲击较大的线下培训机构选择闭店观望或紧急将课程搬运到线上,祈祷渡过难关;也有一些由于激进扩张、现金流断裂而不幸夭折。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公布的《疫情期间培训教育行业状况调研报告》显示,超过 90%的机构经营存在部分困难或严重困难的问题,约80%的机构表示账上资金仅能维持3个月以内。 

巨头林立,强者愈强。在线教育数年以来,更迭不断。截至目前,腾讯旗下的企鹅辅导、腾讯英语君和腾讯ABCmouse、百度旗下的小度平台、阿里巴巴旗下的钉钉、字节跳动旗下的清北网校、以及快手、抖音等均已入局。这将进一步加剧在线教育市场的竞争,加速尾部淘汰,提升头部集中度。

新“获客”难长情

传统英语课堂教育中,老师难以做到逐一考核学生的发音,抽查指导个别学生是常见方式,但学生总体水平得不到提高。而在线教育模式下,应用语音教辅工具,可以快速识别评价学生发音,老师可以有针对性指导,效率大幅提升。

网课的重点不在“网”,而在“课”,让学生在互动中启发思考,专注于学习本身。

(图:新华社)

中华教育改进社副理事长蒋永红分析认为,“人的学习发生非常依赖‘观察’,甚至现在认知学习理论把知识的获得都认为是通过‘观察’获得的,尤其是一些隐形的知识的获得。”因此,在线教育的“高交互性”是学生开始接受在线学习的主要原因。 

据腾讯广告发布的《疫情影响下的K12在线教育新市场洞察》,疫情期间直接带动K12在线教育目标人群触达渗透率从37.5%到56.7%,增长50%,另外激活了20%高意愿潜客。在针对1200多个孩子的家庭调研后了解到,53%的家长表示疫情期间使他们更多的关注和了解在线教育,并且有33%的家长亲自尝试了上网课。

51Talk联合创始人兼COO张礼明在采访中表示,疫情使平台上的用户出现两大变化:白天课程量增加;新增用户结构复杂、需求更复杂。

外教师资是K12在线英语教育机构的命脉。师资方面,外教一对一分为北美外教和菲律宾外教两个阵营。有分析报告显示,一对一机构的付费用户获客成本在5000-15000元左右。另有某机构的招聘信息显示,北美外教的时薪为16-24美元,而单节课程售价约为120-160元/25分钟,这意味着仅师资这一项成本占比就达到50%左右。

使用菲律宾外教的51Talk师资成本则优势明显。主营业务转型为菲教一对一后,51Talk的毛利率则达到70%。这得益于一名菲教的薪资成本只有美教的1/4,此外,菲律宾与中国没有太大时差,因此学生选择上课时间比较自由,菲教的上课频率也比美教更多,为学员带来更好的教学效果。据悉,51Talk在2019年四季度首次实现整体盈利,并成为K12同类型赛道上首家盈利的公司。

授课模式直接影响机构的师资结构和客单价水平,也在无形中将K12消费群体进行了分层。年轻一代的家长群体,更重视孩子的能力素养教育,不仅仅是应试思维,不迷信权威,更愿意试课后自主选择。

一场长线自考 

从发展历程来看,我国的在线教育经历了远程教育平台、培训机构转战线上以及互联网公司涉足三个阶段。

在线教育的涵盖范围较广,包括幼儿及K12教辅,成人职业培训等等。“与成熟行业相比,教育培训行业最大的特点就是散。”艾瑞研究院副总经理徐樊磊分析,这一行业大公司少,中小型机构占据绝大部分市场。

相比于国外,我国的在线教育起步晚、发展空间巨大。2019年9月,教育部等11部门发布《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到2022年,推出3000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1000个国家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等等,为的就是构建一个网络化、数字化、个性化、终身化的教育体系。

(学生们在体验VR学习  图/新华社)

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模式的应用和普及,也促进了行业的加速整合。在线教育并非高频交易的行业,客单价较高且家长的选择成本很高,效果回溯周期也相对较长。而针对K12市场,用户持续性消费比例很高。Frost Sullivan数据显示,2018年,K12课外辅导在线大班课程市场的整体流水为150亿人民币,这个数值有望在2023年达到2000亿以上。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虽然疫情给在线教育带来新的契机,但做好线上培训,提升其品质和质量,增强在线教育的个性和交互性,就变得至关重要。对在线教育机构的真正考验是,以免费引来的用户,有多少在疫情过后,会变为愿意买单消费在线教育的客户。

线上线下的关系并非对立,未来K12领域的学习将混合进行,这便需要线上线下都能具备良好的体验和效果,并顺畅对接。在线教育机构的竞争本质是对教学资源的优化和用户体验的提升,对深耕K12在线英语教育的企业而言,疫情结束并非“梦醒时分”,爱和成长穿越屏幕,最核心的是把人留下来,做好“落地生根”的教育。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如何更好地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师生对在线教育互动形式有怎样的期待?未来教育将有什么样的新趋势?英语学习真正的目标和方法是什么? 

3月28日(本周六)15:00,快速快乐八-快速快乐八彩票联合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特邀中国教育学会外语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龚亚夫教授,共同探讨在线英语的成长与未来。

点击链接进入直播间:https://www.douyu.com/8399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