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倪匡坏得很的 | 对话蔡澜

不是说坏人就不喜欢,人就分坏人和好人,有些坏人你很喜欢的;我很想可以叫一桌不辣的川菜,要吃一桌不辣的川菜现在已经很难。

不是说坏人就不喜欢,人就分坏人和好人,有些坏人你很喜欢的

我很想可以叫一桌不辣的川菜,要吃一桌不辣的川菜现在已经很难

蔡澜在他的越南河粉店前,香港中环 图 / 本刊记者 大食

我的工作内容从来没有变过

人物周刊电影吸引你的是什么?

蔡澜:它充满了幻想力。我去日本,也是因为我看了当年放映的日本电影,银座整条街都灯光灿烂,那时候新加坡还没有这么亮。我很喜欢大都市。

人物周刊大都市都没什么闲情。

蔡澜:大隐隐于市。

人物周刊你那个时候就在想大隐隐于市的事情?

蔡澜:30岁左右,我已经开始可以掌握自己的生活节奏。

人物周刊当时你在日本学电影,同学之间谈得多的是谁的电影?

蔡澜:谈得多的是小津咯,谈黑泽咯,谈沟口咯。

人物周刊实际上你喜欢他们的电影吗

蔡澜:我喜欢的。小津有很天真的一面。他有一部戏叫作《我出生了,但……》,这部戏很好笑,从小孩子的眼睛来看大人。拍得非常之好,比较少人注意到。他所有的作品里,我最喜欢这一部,多过喜欢他讲母子情、讲老人的。

人物周刊当时如果没有邵氏的邀请,你会做什么?

蔡澜:应该还是电影这一行。我们说“这一行”,其实是“这几百行”,因为里面很多细节。如果你看一部外国电影,片尾字幕出现的人是几千上万个。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单位都是一种学问。要做得好的话不容易的。

人物周刊但是监制不像导演,我们可能会觉得电影是一个导演的作品,很少说它是一个监制的作品。

蔡澜:你能享受到乐趣的时候,也就不介意这些,也不介意是什么人的作品。而且我们知道,不可能是什么人的作品。一部电影要几百几千万资金和成千上万人来支持,怎么可能是一个人的作品?这不公平的嘛。

人物周刊你想当导演的时候,想成为哪一种导演?

蔡澜:当然比较想成为好莱坞式电影的一种导演咯,什么题材都可以。

人物周刊你有没有比较中意的题材?

蔡澜:我会比较喜欢轻松一点的,不会太严肃,因为我个性并不严肃。

人物周刊你之前提过特别喜欢《2001太空漫游》。

蔡澜:那是非常特殊的电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这才是一个人的作品,没有多少人做得到。很多好莱坞的大导演都说这个是妈妈,是母亲。这是一部很完美的电影,第一次看不一定看得懂,越看越多东西出来。这不容易。

人物周刊学电影的时候,你会跟周围的同学一样,也想成为黑泽明、沟口这样的导演?

蔡澜:一闪而过,也就没有了。

人物周刊但还是想过要拍片?

蔡澜:也没有特别强的欲望。

人物周刊对监制有强烈的欲望?

蔡澜:监制可以令你不断地接触各类工匠,不断地玩。

人物周刊你去嘉禾的时候,邹老先生已经引入了好莱坞的监制制度了,监制的话语权更大,涉及的范围更广了,对你来说会不会有一些新的要学习的部分?

蔡澜:精神上还是一样的,还是要拍卖钱的戏啊。我的工作内容从来没有变过。所以要转移兴趣。我妈妈说你一定要培养一些其他的专长,她说,干很多不同事情的快乐多过干一样东西。要求生,要变,不要固执地总做一样东西。这对我影响很大。

人物周刊那你当时拍的电影都赚钱吗?

蔡澜:差不多。

人物周刊但这可能并不因为你是监制,而是因为整个市场就是赚钱的。你会不会很没有成就感?

蔡澜:嗯……成就感发生在别的地方,在我的著作上、书法上,在我的篆刻上。

认识的东西少,就是俗气

人物周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